技术探讨

行走万金岭古道

万金岭古道上的小村庄□杜德玉

老同学楚伟清近日邀请我去新明乡牛婆坑陈朝曙老家游玩,然车子开到仙源麟凤古桥,才知道要翻山越岭从小路步行去牛婆坑。顶着炎炎烈日去爬山,着实有些头皮发麻。但既已成行,也只好硬着头皮上了。

在麟凤古桥边的马路上邂逅一位荷锄归来的老农,询问之后得知去新明的山路长满了茅草,估计很难通行,加上有蛇虫出没,很是危险,这让我的心头更浮起了一片乌云。

不过陈朝曙看上去很兴奋,他满面红光地走在前面带路。陈朝曙以前曾多次走过这条山路,对这条山路非常熟悉。我将自己的疑虑告诉陈朝曙,不料他却自信满满地说,“没问题,能走得过去”。望着眼前草木葳蕤高耸的大山,我满腹狐疑地摇了摇头,忧心忡忡地尾随着,身后七八位驴友们排成一串,兴致勃勃地健步朝山上走去。

进山的机耕路很宽敞,虽然长满了杂草,但并不影响我们行走。路在山林中盘旋延伸着,略有些坑洼不平的路面上晃动着斑驳的日影。蹚着杂草行走不远,就感觉有些燠热难当了。骄阳似火,林中的知了扯开嗓子尽情地鼓噪。地面上的暑气蒸腾起来,熏得人难以忍受。额头的汗水涔涔而下,上衣早已湿透了。同行的驴友也艰难地喘着气,感觉热得有些吃不消了。

一直向西延伸的机耕路不时地出现岔道,走在前面的陈朝曙小心翼翼地探着路。看着路上的杂草越来越茂盛,我心中不禁打起了退堂鼓,迟疑地说:“机耕路尚且如此,上面的小路恐怕无法通行了,还是趁早回头吧。”有几位驴友也叫嚷着回去,陈朝曙却不为所动,依旧神情专注地寻觅着上山的小路。

一条羊肠小道在山涧边的草丛中忽隐忽现。陈朝曙上下左右端详了半天,口气坚决地说:“应该就是这条小路,一直通往山顶。”我抬头仰望眼前巍峨的大山,心中不禁倒吸了一口气:“我们是要从这座山上翻越过去吗?这座山叫什么名字呢?”在终于找到了小路的入口后,陈朝曙欣慰地笑着说:“这山叫万金岭,从这条小路翻过岭头就是新明乡。”

山涧中清澈的溪水淙淙流淌着,那叮咚的泉水声让我们停下脚步。口渴得厉害,这泉水无疑是雪中送炭。掬起一捧水喝下去,浑身舒畅,又洗了一把脸,每一个毛孔都透着舒适的凉意。同行的邵丽霞从挎包中拿出一盒葡萄让大家分享,我也顾不得客气,随手拣了几颗就啜吸着咽了下去。这酸甜可口的葡萄,应该是我平生吃过最好的了。

通往山顶的小路比预想的要好很多。尽管野草丛生,但原先的老路痕迹依然。我在路边捡起一根枯树枝,收拾一番后就成了“拐杖”。小路在山腰上曲折盘旋,比起机耕路来,明显要陡峭很多。不一会儿,同行的驴友就累得气喘吁吁,纷纷躲向阴凉处休息。原先鱼贯前行的队伍逐渐分成几小截,消失在山林中相互不见踪影。

在山林小路中迤逦而上,虽然有些吃力,但渐渐感觉不到酷暑的炎热了。宜人的山风徐徐吹拂过来,林中的小道变得很阴凉也很舒适。透过浓密的枝叶,偶尔回头眺望山下,仙源老城和太平新城在炽热的阳光映射下,闪烁着一片迷蒙的白光。蓝天浮白云,青山流绿水。别样的风景让人心旌摇荡,迷人的风光令人心旷神怡。

看上去体质瘦弱的曹永康,爬起山来却毫不含糊。他走在最前面,我和徐幼平紧随其后。徐幼平很健谈,说起老家七都的掌故来滔滔不绝。我历来对地方历史很感兴趣,自然相谈甚欢。一路上交谈着,似乎忘记了登山的艰辛和劳累,不知不觉就抵达了万金岭头。

岭头有一座坍塌的路亭,湮没在一片杂树丛林中。残存的半截石墙顽强地挺立着,似乎在诉说着古道的沧桑。一路走来,备尝艰辛,终于爬上岭头,自然喜不自胜,欢呼雀跃,大家纷纷在岭头合影留念。

下山的小路很宽敞,光秃秃的没有杂草,看上去很清爽。我们鱼贯而下,不一会儿就走进一大片葱郁的茶园里。在烈日的炙烤下,生机盎然的茶园散发出浓郁的茶木馨香。我们贪婪地吮吸着这醉人的气息,爬山的疲惫瞬间也烟消云散了。

沿着茶园中的小路蹀躞而下,感觉格外轻松自在。茶园的尽头有一方长满杂草的小池塘,清浅的塘水在日光下泛着一片白光。“快看,水塘中有一条蛇!”走在前面的徐幼平惊叫了一声。循声望去,一条细长的水蛇如竹竿似的从水面上直立了起来,高昂着头打量着我们。大家觉得新奇,纷纷掏出手机准备拍照。不料那条蛇却突然紧缩回身子,一溜烟似地逃走了。

穿过水塘下面的层层梯田,路边的石塝上矗立着一幢白墙灰瓦的平房。门前杂草丛生,一片荒芜,似乎很久没有人居住了。从房前的山间小路向下行走不远,一个四五户人家的小村庄呈现在眼前。房子依山而建,土墙瓦顶,呈一字型排列开来。这个小村庄原有六户人家,如今只剩两户,其余四户人家都搬走了。

原以为很快就会到达山麓,谁知道翻过一道又一道山岗,穿过一丛又一丛茶园,我们依然还在半山腰上。眺望远处,白云悠悠,群山逶迤,万壑纵横。连绵的山峦跌宕起伏,宛如大海一样波涛汹涌,蔚为壮观。灼热的阳光尽情地泼洒下来,无边的绿色在山岗上起伏蔓延着。

尽管山路上铺满厚厚的松针和竹叶,踩在上面很松软绵柔,但下山的路实在太长了,脚板和小腿开始酸胀疼痛,渐渐感觉有些力不从心。陈朝曙依旧兴致盎然,他边走边说,小时候经常与大人一起上山摘茶叶,打猪草,也不知道在这条山路上来回走过多少趟了。回忆起当年在山上劳动的场景,陈朝曙记忆犹新,眼眸里饱含了无限的深情。

在起伏的山岗上左旋右绕地盘旋而下,我们终于抵达陈朝曙老家牛婆坑了。这是新明乡最大的自然村,居住着几十户人家,有三百多人口,只有两户外姓,其余都姓陈。由于牛婆坑地形局促,地势陡峭,几十幢房屋挤挤挨挨地簇拥在一起,沿着圈椅似的山坳错落有致地向上排列着。陈朝曙的老宅就在村庄的最高处,视线相对开阔一点,整个村庄一览无余。陈朝曙的老宅是清末建造的,虽然并不宽敞,但从屋内雕梁画栋的陈设来看,陈朝曙的先祖当年想必是大户人家。

从牛婆坑往下,就到了蓝水河边的公路上。顺着这条公路,可以一直通向新明茶乡的各个村落。在新明乡公路开通之前,万金岭古道不仅是新明茶乡通往古城仙源的便捷古道,而且也是黄山区历史上一条很重要的茶马古道。

新闻推荐

黄山市屯溪区 分享主题教育学习心得

本报讯为庆祝新中国和人民政协成立70周年,营造同心同行、共同团结奋斗的浓厚氛围,8月2日,中共屯溪区委统战部主办、区无党派...

黄山新闻,新鲜有料。可以走尽是天涯,难以品尽是故乡。距离黄山再远也不是问题。世界很大,期待在此相遇。

皇冠体育真假 (http://www.cotrum.com/jishu/3493.html):行走万金岭古道

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